欢迎光临飞顺!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>行业新闻>老板频跑路 我国民间金融风险进入爆发期

老板频跑路 我国民间金融风险进入爆发期

2015-09-11 飞顺 阅读 1147

近年来融资性担保公司破产阴霾不断,担保业倒闭潮已呈现全国蔓延之势。2015年及未来三年内情况将更糟糕,这种多米诺效应短期很难终结,只有少数具有国资背景的企业可能会在此轮优胜劣汰中胜出,预计绝大多数担保公司会被清洗掉。

近期多地老板跑路频发,民间集资纠纷案件大幅增加。记者调查了解到,民间融资风险既受经济大环境影响,也系民间投机性借贷泛滥、中介机构违规操作、地下运行监管缺失等诸多因素所致。多家研究机构近期公布报告显示,去年我国民间金融市场规模超过5万亿元。受访专家和业内人士表示,民间金融风险有进一步放大和爆发的趋势。

现象

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 非法集资案高发

自去年下半年来,受经济下行、流动性趋紧等综合因素影响,各地非法集资吸储、民间借贷纠纷等案件大幅增加。业内人士指出,一批高杠杆、高成本扩张企业资金链断裂,民间借贷逾期违约案件高发,老板跑路频繁上演,标志着以民间借贷为主的我国民间金融风险进入集中暴露期。

河南腾飞投资担保有限公司集资数25亿元,截止20152月累计登记债权人37424人,本金难以兑付;江苏江阴丰源小贷公司负责人任标跑路,涉及债务资金约10亿元;广西柳州正菱集团实际控制人廖荣纳出逃,身负民间集资债务30多亿元跑路;福建龙岩天成集团董事长黄水木民间融资“卷款十亿出逃”事件仍在持续发酵。据多位债权人介绍,近年来,黄水木长期以25分的利息,向商会会员、同乡、朋友等借款。去年以来,因资金链出现紧张,黄水木开始转移资产,并于今年5月出逃境外。目前,登记债权人达200余人,金额近10亿元。

福建省高级法院介绍,今年上半年,全省法院受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3.7万多起,案件数量同比大幅度增加。今年前5个月,四川省共查处涉嫌非法集资案件33起,同比增长近一倍。

多地金融监管部门负责人表示,当前非法集资风险总体可控,但处于多发状态,尤其是民间借贷风险不断累积,房地产、代客理财、投资咨询等领域进入风险集中释放期,涉及案件明显增多,老板跑路现象频频出现。广西柳州市公安局一位办案人员表示,“拖欠银行贷款、身负巨额借贷、改变法人代表、离境出逃跑路”成为当前一些出险企业负责人躲避债务的普遍做法。

析因 民间投机借贷泛滥 中介机构推波助澜

近期被国际刑警通缉的原广西柳州首富、正菱集团实际控制人廖荣纳,被曝跑路后留下近百亿债务,其中民间融资就达30多亿元。

办案人员介绍,发迹于装备机械的正菱集团,在2008年前后大举涉足资本经营和地产投资。集团一方面成立正菱担保等机构获得融资担保或直接吸存,另一方面大举进军地产项目,以期偿还高额融资利息。受市场低迷影响,房地产项目积压资金链断裂,廖荣纳在4月份潜逃境外。

广西正菱集团从“风光无限”到债务缠身的经历,正是民间借贷从大肆扩张到风险暴露的缩影。业内人士介绍,当前民间融资领域案件高发,主要原因在于:

一是信贷收紧项目“搁浅”。一些银行界人士认为,温州是民营经济“风向标”,眼下从东部向中西部蔓延的民间融资风险,与两年前的温州资金链、互保链风险延续有较强联系。业内专家分析认为,自2011年信贷高增长退潮后,一批过度扩张企业被迫靠民间借贷“短贷长用”维持运营,一旦融资难以为继就难免“搁浅”。

二是投机借贷大行其道。当前股市楼市不景气,大量民间资本涌入“只管收益,不看风险”的投机性借贷。分析人士认为,年利息普遍超过20%的民间借贷资金,只有房地产、采矿业收益率才可能与之相匹配。大批投机性借贷资金涌入房地产和采矿两大行业,受国家调控影响后,就难以避免违约和坏账的结局。

三是中介机构推波助澜。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介绍,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,担保中介融资、互联网金融、小额贷款公司遍地开花。这些中介机构在争夺市场中,以投资理财等名义逐渐演变成加强版、网络版的非法集资。

隐患

利率上升敞口扩大 或危及金融生态

在经济回暖尚不明确,民间借贷利率上升,以及房地产和采矿业市场持续萎靡等情况下,民间金融市场风险敞口将进一步放大,

有着民间借贷利率风向标之称的“温州指数”今年二季度报告显示,受部分企业陷入担保链困境等因素影响,综合利率环比略有上升;因企业出险隐患依然较大,预计下半年民间融资综合利率可能有所回升。

部分受访人士认为,在经济回暖尚不明确,民间借贷利率上升,以及房地产和采矿业市场持续萎靡等情况下,民营企业融资压力将持续加剧,导致民间借贷违约、坏账等问题持续高发,民间金融市场风险敞口将进一步放大,有可能危及区域金融生态,压缩实体经济融资空间,损害群众利益引发大量信访群访问题,影响社会治安。

把脉

欲解民间借贷乱象政府要做的很多

西南财经大学等研究机构近期公布报告显示,去年我国民间金融市场规模超过5万亿元。一些业内人士表示,规模庞大的民间融资能有效满足市场多层次资金需求,助推民营经济快速发展。然而,因监管主体缺位和机制不完善,民间借贷长期“地下运转”风险丛生。

相关法律缺位 监管主体缺位

福建省高级法院民二庭法官刘炳荣说,民间借贷已成为我国金融市场中重要组成部分,但相关法律长期空白,社会各界对民间借贷行为的合法与非法等问题看法各异。“浙江吴英非法集资”等案件引发公众巨大争议,凸显立法明确民间借贷法律边界、健全监管机制体系的必要性与紧迫性。

民间金融监管缺位现象也屡遭诟病。受访专家表示,当前民间融资多头监管和监管缺位问题较为突出,比如小额贷款公司和融资性担保公司由各地金融办监管,投资公司和中介机构归工商部门管理,而典当行由商务部门监管。董登新说,多头分散管理使监管长期缺位,担保、中介、小贷等机构纷纷“不务正业”,违规吸存放贷。

民间借贷备案制度出现新问题

部分民间放贷者和融资中介机构反映,当前民间借贷市场较为混乱,信用和债务情况缺乏查询渠道,加上准入和退出等机制欠缺,导致民间借贷长期游离在灰色地带。湖南省一位长期放贷的“资金掮客”认为,由于很难了解借款人的债务和经营情况,放贷时只能通过大幅提高利率来弥补风险。

此外,经历2011年的民间借贷危机后,浙江温州和福建泉州等地展开金融综合改革试验,探索民间借贷登记备案,出现的新问题也值得引起重视。去年底建立的福建晋江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,目前累计登记借贷业务351笔,总金额达7.5亿元。服务中心主任林霖强说,晋江民间融资总额每年超千亿元,目前登记的还只是“冰山一角”。

记者采访发现,民间借贷登记中心登记的融资要受“最高利息不得超过银行同期存款4倍”限制,远低于地下钱庄、担保公司的借款利率,一些投资者为追求高利,不愿前往登记。此外,一些借款人表示支持借贷登记,但考虑借款信息公开后,银行会要求还贷,出借人也担心利息收入需交个税,登记积极性不高,影响借贷登记服务推广。

本文来源:云南信息报

 



© 飞顺 2004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